太可惜!200亩白萝卜成牛羊美餐

  • 推广|| 100多块钱,推荐入手这些实用小物
  • 2020-01-09 09:11:30
  • 护照含金量:日韩新并列全球第一 中国呈稳步上升趋势
  • 2020-01-05 12:04:51
  • 为您的Amazon FBA业务寻找最佳服务提供商的5条提示
  • 2020-01-03 13:49:05
  • 民生实事映初心——龙井市扎实推进抓党建惠民生工作
  • 2020-01-11 18:32:46
  • 爸爸看不惯自己的穿衣风格,16岁少年跳车后失踪了
  • 2020-01-04 08:10:24
2019-10-22 02:20:02

新京报(记者田熊杰和王赢)今年秋天,王锦种植的所有芜菁都在地里“报废”。9月27日,当经过张家口尚义县八道沟镇047乡道时,新京报记者发现整整200亩萝卜地已经完全变成了牛羊的“餐厅”。田野上,200头牛和羊正忙着低头悠闲地咀嚼午餐,中间隔着一条路。这块土地的承包人王金城讲述了白萝卜喂养牛羊的原因。

牛羊“饲养”的萝卜田。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上虞县沿张家口341省道向西行至穿过八道沟镇的047乡道。当记者转弯时,他碰到了一百只左右正在地里“拼命吃”的羊。几头奶牛躺在田里吃午饭,而坐在一旁盘腿吃草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聊天,反映出远处秋天晴朗的天空。时间和生活似乎变慢了。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并不是人们渴望的牧歌。在羊的脚下,每条山脊上都有数百只白色萝卜被啃掉露出它们的头。环顾四周,附近几亩土地上的一些萝卜已经被牛羊清理干净,几百米外,牛群瞄准萝卜和樱花,开辟了新的“食堂”。

奶牛正在被啃得一塌糊涂的萝卜地里寻找新的“食堂”。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羊正在“拼命吃”。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羊低头在萝卜地里寻找食物。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这个萝卜没人想要吗?"对于记者的困惑,路过的牛郎谢叔叔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这块200亩的土地已经承包出去了。今年蔬菜的价格很低,芜菁不能出售。承包商还同意拿这些芜菁来喂牛和羊。”谢叔叔说,他和他的村民们带着200头牛羊在这里“呆”了半个月。

买不到的萝卜最终喂养了牛羊。《新京报》乡村频道的记者注意到,当萝卜最终被羊吃掉时,几乎与山脊齐平。尽管收获很受欢迎,萝卜田却被遗忘在角落里。

牧羊人谢叔叔坐在旁边晒太阳。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尽管收成已经被放弃,土地承包人却没有离开。一条远离农田的道路上,承包商王金城正在一栋简单的房子里小睡一会儿。他说三四个月前种植的萝卜的价格大约是每亩2000元。为了提高200亩萝卜的成本,王金城积累了存款,向朋友借钱,也向银行借钱。

“起初,不是我不想卖,而是没人买,更别说谈价格了。熟悉的购买者告诉我,如果他们买了我的萝卜,如果再卖,他们会赔钱的。”

萝卜像“路标”一样被吃掉了。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王金城说,他的200亩萝卜地每亩能产1万公斤。每公斤的计算成本大约是20美分,但是这个价格明显高于购买者今年可以接受的当地价格。

买方可以接受的价格是多少?记者继续沿着047乡道,看到萝卜卖不出去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但一些农民最终还是卖了萝卜。在一辆农用车上,芜菁被装满了,在一边的买家给出了答案,“这块27亩土地上的芜菁不能带走4000或5000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赔钱。”

一些村民还拉了满满一车芜菁出售。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根据这一计算,萝卜的田间价格已经下降到1或2美分左右。为什么今年蔬菜卖得不好?王金城思考了很长时间,只说:“也许有太多了。”虽然今年的损失很严重,但王金城也表示,他将选择明年继续种植萝卜。“市场每年都在变化。谁能确定呢,”

新京报记者田熊杰拍摄王赢

编辑张舒静校对刘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