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一束“光”,照亮一座新中国老工业城

  • 让人凝目的历史老照片
  • 2019-10-22 12:03:12
  • 交运温馨巴士开展“我与国旗合个影 我为祖国送祝福”活动 征集
  • 2019-11-10 17:54:11
  • 二季度威海12345政务热线统计:消费维权、公积金、物业最多
  • 2019-10-22 11:32:07
  • 阅兵亮相这么多导弹大杀器,新锐高超音速东风17到底厉害在哪?
  • 2019-11-09 19:59:41
  • 离婚时谁有钱就把孩子判给谁?没那么绝对,宝妈把心放肚子里
  • 2019-11-05 21:22:58
2019-11-12 14:42:57

资料来源:新华日报

从旧钢城到新光城和未来的核心城市,光谷重塑了武汉的城市气质。

两个月前,24岁的秦蒙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加入了位于光谷的华为武汉研究院。七八年前,拥有数百万大学生的武汉也经历了“让人活下去”的痛苦:大学生毕业后更喜欢在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找工作。现在,光谷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像秦蒙这样的毕业生留下来。

十三年前,22岁的张文明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南下深圳一年后,他回到光谷开始自己的事业。在游戏行业玩了几年后,他和他的搭档陈少杰最终专注于现场游戏。2014年,当他们开始战斗鱼的现场直播时,这个团队只有20到30名成员。在短短五年时间里,光谷斗鱼迅速崛起。该公司于今年7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超过250亿元,位列湖北十大上市公司之一。

三十三年前,在武汉大学从事科学研究的刘家栋被调到东湖技术密集型经济共同体。34岁时,他成为社区规划办公室的前五名成员之一。早期的东湖区位于偏远地区,绰号“武汉地图外两厘米”。他、他的同事和继任者一代又一代地“开拓”,把它变成了一个518平方公里的东湖高新区。

在今天的武汉,东湖高新区刚刚过了“建立之年”,人们已经习惯了称之为光谷。三代人在他们最辉煌的岁月里选择了光谷。它的魅力是什么?这是它的宽容——在武汉方言的发源地,这里的人们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口音和梦想。这是它的青年——约179万人,平均年龄约为31岁,占35岁以下人口的70%。这就是它的生命力——每天新增88家企业,2018年专利申请数量将达到29,000家,平均每天近80家。

它承载着年轻人的梦想,改变着一个城市的气质。在“科学之春”中,光谷的成长使新中国一座老工业城市的气质更年轻、更有活力,为城市发展注入了新的创新和科技动力。光谷的崛起推动武汉完成了从旧钢城到新光城和未来核心城市的转型。

一束“光”照亮了一座古老的工业城市。

光谷被命名为“光”,也因“光”而闻名。1976年3月的一天,44岁的赵子森在武汉邮政科学研究所的一个简陋实验室里拉出了一根17米长的玻璃纤维,这是中国第一根应时光纤。

自此,光纤通信被破例列为国家重点研究项目,中国光纤通信技术进入“快车道”。2001年,原国家计委批准在武汉东湖高新区建立第一个国家光电产业基地,即“武汉中国光谷”。

今天,光电产业的发展使光谷在国内外闻名。2017年,光谷光电产业将达到4420亿元。光纤电缆的生产规模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内市场份额为66%,国际市场份额超过25%。

东湖高新区的崛起使武汉经历了从钢铁城市到光明城市的巨大变化。

清末,张之洞监管湖北18年,在武汉创办汉阳钢铁厂和湖北枪支厂,为昔日的港口城市带来了现代工业文明。根据武汉大学高级教授冯天瑜的计算,当时汉阳钢铁厂占全国钢铁产量的96%,武汉成为全国唯一的钢铁城市。

半个世纪后,新中国选择建造武汉第一个超大型钢铁联合企业——WISCO。此外,武汉重型机床厂、武汉锅炉厂、武昌造船厂等一批大型国有企业也打磨了城市重工业的背景。

20世纪80年代初,武汉的冶金、纺织、机械、建材等传统产业遭到重创,这座老工业城市正在经历痛苦的调整和转型。

1984年,武汉开始建设东湖技术密集型经济共同体。两年后,在武汉大学从事科学研究的刘家栋被调到区规划办公室。前五个人租了一间60平方米的会议室。

1988年,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成立。从经济共同体到开发区,刘家栋和他的同事们都遇到了人和土地短缺的问题,所以他们“在每座山上修路,用水造桥”。他们大胆尝试向公众招聘员工,并在开发区建立了科技工业园。1991年,东湖开发区成为第一批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东湖高新区在扶持新兴产业发展的同时,也在用新技术改造武汉传统产业,改造和重组杨紫茳生物制药厂等一批陷入困境的老企业,让老企业焕发新的活力。

这是一个具有经济活力的地区。它的速度影响着武汉的经济气质。今年年初,武汉市统计局初步测算,2018年武汉市经济总量接近1.5万亿元,超过全市国内生产总值1000亿元的一半。其中,东湖高新区以9.7%的增长率位居全市第二,位居全市第一。2019年第一季度,东湖高新区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0.6%,分别比全国、全省和全市增长4.2%、2.5%和2.2%。

今天的光谷由东向南扩张,规划面积达到518平方公里,形成以光电信息、生命健康、节能环保、高端设备制造、高科技服务等5000亿级产业为主的“5·2”产业格局,集成电路、新显示、数字经济蓬勃发展。

光谷在引领武汉高新技术产业跨越式发展的同时,也在帮助既有工业企业转型升级,促进武汉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回顾武汉工业的历史以及武汉制造业的未来,那就是光谷的佛岭街。几年前,在“十五”期间成立的一批“吴”企业吴冲和吴国,搬进了佛岭工业园区。我们将淘汰低效和高能耗设备,建设数字化工厂,启动清洁能源项目,并将老企业从传统制造业转变为数字化和尖端企业。

在佛岭街,老企业面对街对面的新产业。武汉新新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位于佛岭第四高科技路,诞生于2006年,由光谷、湖北、武汉共同努力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十年后,国务院批准在武汉建立国家仓储基地,该企业成为长江仓储的实际经营主体,国家仓储制造基地。

中国首个商用100g硅光收发器芯片、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红外探测器芯片、北斗高精度导航定位模块...在芯片领域,武汉正迅速实现从0到1的技术突破。发生在光谷的“核心事件”正在成为武汉未来的“新事件”,也正在塑造武汉未来“核心城市”的城市气质。

一批孵化器培育创新创业的土壤

在光谷的北部,有一个城市森林公园。公园的东南角覆盖着茂密的森林。有一家咖啡店。在门口简单的桌椅旁,3322号的人们正在长谈。光谷咖啡创业公司总经理李如雄每周都会在这里会见至少50位知名企业家。

不是所有游客带来的故事都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在光谷,年轻人敢于思考和尝试,新的想法总是在他们的头脑中涌现。他愿意探索好故事,投资年轻人的梦想。在过去的六年里,他的咖啡创业已经支持了1000多家初创公司。

咖啡风险投资的场景是光谷创新和创业氛围的缩影。在其成长过程中,光谷逐渐形成了“敢于冒险、崇尚成功、鼓励创新、容忍失败”的文化。这种文化在武汉成长,改变了武汉的城市文化。

历史上的武汉被码头文化和工业文化深深烙印。

明清时期,武汉三镇之一的汉口成为长江中游地区茶叶、盐、粮、棉布、木材等商品的重要集散地。贸易和码头是这条河的长期文化关键词。

过去,武汉有许多码头,码头工人,一大群人,直言不讳,脾气暴躁。这种江湖精神融入了城市的气质,武汉人更加豁达侠义。

李汝雄认为,武汉历史上不乏创新思维,许多新思想、新尝试在武汉诞生。辛亥革命打响了推翻武昌封建帝制的第一枪。新中国成立后,长江上的第一座桥建在武汉河上。改革开放之初,武汉成为全国第一个全面改革经济体制的省会城市。它是中国第一个通过放开蔬菜价格和任命外国人为国有企业厂长来让市场发挥作用的城市。

在“敢于第一、追求卓越”的武汉,诞生了全国第一个科技企业孵化器,以光谷为中心的创新创业文化逐步培育。

湖北省档案馆现存的一份档案记录了这段激动人心的历史。这份1984年的《东湖技术密集型经济共同体筹备计划(征求意见稿)》记载:“目前正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的新技术革命已经引起了各国的广泛关注。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在经历建立科学工业园的热潮。”

武汉当时智力资源丰富,知识技术高度集中,工业基础良好,但“人才过剩,流动困难,浪费严重,大量科研成果长期闲置,不能迅速转化为直接生产力,经济建设和科技的“两张皮”问题没有完全解决”

1984年,改革动力强劲的武汉提出“把高校和科研院所集中的东湖地区,变成集科研、教育和经济于一体的知识技术密集型社区”。

1986年10月,时任国家科委主任的宋健在访问武汉时,提出借鉴国外“托儿所”和“孵化器”的成功经验,创造当地的小气候,并要求刘家栋规划办公室成为科技人员的“保护伞”。

科技人员需要这样的政策来打破他们离开学校和在机构中经营企业时的僵局。就在四年前,武汉国营181厂的四名工程师为一家乡镇企业设计了两套图纸,在业余时间生产污水净化器,并写了20,000多字的技术说明书,每张都支付了600元。他们用自己的知识拯救了企业,但他们因“技术投机”而被监禁。

根据湖北省档案馆的记录,东湖技术密集型经济共同体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来保护和鼓励科技人员自主创业。“科技人员可以在经济共同体内自由流动,联系自己的工作或提出辞职申请,原单位不准留在困难中;可以停薪留职五年,其收入与原单位按一定比例计算;在完成自己任务的前提下,他们可以利用业余时间提供智力服务,甚至集体或单独创办企业,所有收入归自己所有。”

1987年,东湖新技术企业家中心在武昌挂牌成立,以激发科技人员创办科技企业的积极性。这是全国第一个科技企业孵化器。“孵化器”在当时还是一个奇怪的术语。刘家栋考虑了许多名字,“不能说中国复制了孵化器,其他人认为它是在孵小鸡。”

企业家中心已经成为企业家真正的“保护伞”,为他们提供场地、助理执照、向银行担保贷款和投资孵化企业。只有没有技术资金的技术人员才有风险投资。刘家栋给员工配备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骑自行车经营企业不是企业来找我的事,而是我问你需要什么服务以及如何帮助你疏通渠道。”

范谷电子、楚天激光、武汉三特索道等企业集团从这里起步,未来将逐步成长为行业领导者或上市公司。

起源于30年前的创新和创业文化基因今天仍然充满活力。光谷有咖啡风险投资(Coffee Venture Capital)等60家孵化器,其中98家孵化总面积超过550万平方米,孵化企业超过5000家。

小狮子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张亮和高金泽生于1990年,他们荣登“2018福布斯中国30大30岁以下”榜单。阎大鹏博士主持了国内万瓦光纤激光器的研究,打破了国外高功率激光技术的垄断。在这片拥有强大创新和创业文化的热土上,每天新增88家企业。2018年,专利申请数量达到29,000件,平均每天近80件。

这里的年轻人毕业于不同的学校,来自世界各地,用不同的口音说话——年轻人聚集的地方有先进的思想,每个人都会尊重和容忍这种差异。在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戴Xi看来,差异本身就是光谷的魅力。

“这个地方是动态的,有无限的可能性。只要年轻人敢于思考和行动,它就为他们实现自己的想法提供了一个舞台。”黛西说。

一条街道聚焦于城市“内外”的变化

一个夏天的晚上,一辆黑色帕萨特在武汉光谷大道上行驶。39岁的王家潘透过窗户看着两边的高层办公楼,自信地说:“几栋大楼开始亮起来,但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大楼在晚上亮起来。”

根据他的理解,大楼晚上会亮起来,这是当地互联网企业聚集和行业繁荣的直观表现。

上下班时间,整洁的道路和高层办公大楼两旁站满了时尚的年轻男女。戴着黑框眼镜和肩包的程序员走得很匆忙。穿着t恤和牛仔裤的企业家在建筑中很受欢迎。这里的场景都显示出与武汉老城完全不同的新气质。

这是一个在武汉长大的新科技城市。然而,30多年前,当时的东湖技术密集型经济共同体(East Lake Technology密集型Economic Community)曾因远离武汉主城区而被昵称为“离武汉地图两厘米的地方”。它的所有家庭成员只有一条电子街道。80年代末,李汝雄在武汉学习。"那时,光谷还在农村."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当人们谈论武汉时,他们会提到像黄鹤楼和武汉长江大桥这样的著名地标。在今天的光谷中,武汉新能源设计院大楼的“马蹄莲”大楼、新的高价值湖北科技馆、耀眼的光谷广场“星河”成为武汉未来城市的新地标。光谷广场聚集了一个新的城市商业中心,吸引了来自市中心的人们。“去光谷”已经成为武汉人越来越流行的说法。

广东街位于广谷腹地,1999年以前仍然是以农业和水产养殖为主的农村地区。今天的广东街,面积不到50平方公里,人口超过100万,是25000家企业的所在地。70%以上的人口是18至35岁的年轻人。这条被称为武汉最年轻的街道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有人对光谷向武汉的转变评论如下:“十年前,我以为光谷广场是武汉的终点,但我不认为它是武汉的起点。”

在过去的30年里,光谷的崛起改变了武汉的城市景观。过去,土路变成了宽阔的柏油路,城市里的村庄变成了高楼,高科技工业园区也在曾经用于耕种的土地上成长。它推动城市向东南扩张,并逐渐并入今天的大武汉。

光谷正在改变武汉的“面貌”和城市的“面貌”。

如今,光谷是1800多家互联网公司的所在地。小米、HKUST迅飞和小红书等近70家公司在这里设立了第二个总部。东湖高新区管理委员会“互联网”办公室主任王家盘每天收到四五条政策建议信息,越来越多的外国公司表达了进军光谷的兴趣。

然而,四五年前,它看起来像一个“互联网沙漠”。行业的巨大变化必须从一个意外事件开始。

2015年4月,一篇题为“在周俊·弘毅消失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后,湖北”的文章刺痛了湖北官员的神经。

湖北高校每年培养大量网络人才,但湖北不能培养出著名的网络企业。王家潘回忆说,这个问题极大地触动了湖北省和武汉市的领导,推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想法很快在光谷落地。

那天晚上几个小时前,王家潘在一家旅馆遇到了阮生铁。后者是北京的一名企业家,专门研究流行医学。随着企业的不断扩张,他计划成立公司的技术研发团队,“但在北京设立研发中心的成本相对较高”中部二线城市武汉已经进入了他的决策视野。

与一线城市相比,武汉的住房和租赁成本较低。每年培养大量的大学毕业生;发达的交通网络...一线城市的互联网企业在业务和人员转移以及研发中心的设立过程中,具有这些优势,这使得武汉市发挥了承接的作用。

青年之城汇聚海内外人才

王家潘吸引一线城市互联网公司到光谷的“雄心”不止于此。他的最终目标是吸引工作和留住人才,因为“只有留住人才,故事才会发生。”

湖北自古以来就是人才辈出的地方。近代湖广总督张之洞的到来带来了新教育的春风,为今天的武汉成为华中乃至全国重要的教育科技中心奠定了基础。

如今,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遍布这片土地。几年前,武汉的大学生总数一度超过110万,居世界主要城市之首。

这个数字是以武汉1000多万人口计算的,也就是说,每10个武汉人中就有一个大学生。光谷约有179万人,平均年龄约为31岁,70%在35岁以下。这是一个当之无愧的青年城市。

一个城市有82所大学,数百万大学生,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的数量在全国排名第三。武汉多年来一直享有教育城市的光环,但也经历了长期留住人才的痛苦。

十三年前,张文明毕业后去了深圳。“我们的同学毕业后不会考虑留在武汉,因为那时基本上没有合适的工作。”

一年后,他回到光谷开始自己的事业。许多年后,他仍然觉得武汉不能留住人才的情况没有改变,最合适的人才必须从一线城市招聘。

武汉地区高校毕业生就业情况档案显示,自2007年以来,留在中国的毕业生比例逐年下降,从2007年的55.3%降至2008年的52.19%。到2011年,这一比例首次降至50%以下,仅为47.04%。

互联网等适合年轻人发展的新兴产业规模小,缺少工作,无法留住人才。2017年初,武汉开始实施“百万大学生留在中国创业就业工程”,确保在五年内留住一百万大学生。留住人才需要具体的政策和前瞻性的产业布局。

产业布局包括光谷的互联网产业。吸引优秀企业,在光谷设立高质量岗位,利用这些岗位吸引和留住足够的人才王家潘说。

他向记者展示了结果:在过去两年里,光谷前20名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在光谷招聘了18,000人,预计未来将招聘60,000人。

充足的优质就业机会为留住人才提供了可能。2018年,武汉新增406,000名大学生留在中国创业。自“百万大学生留在中国创业就业工程”启动以来,留在中国的大学生总数已达77万人。作为剩余汉族人的战场,广谷在2018年新增了142,000多名大学生。

光学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秦猛在光谷找到了满意的工作。除了生活成本较低、毕业生有租房和买房优惠政策外,他更看重的是这座城市的未来潜力和发展后劲。

快乐十分 快乐十分钟投注 上海快3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